“冒名处分的法律适用问题”学术沙龙——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第204场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6-09 访问量: 访问人数:

2017年67日晚,文法学院民商法学学科组在J9-308成功举办了题为“冒名处分的法律适用问题”的学术沙龙。文法学院民商法专业及其他专业硕士研究生积极参加了本次沙龙活动并邀请到了光禄老师参与点评

沙龙伊始,姚慧雅同学首先就冒名处分的客体向大家做了简单的说明,冒名处分的标的物包括债权、动产与不动产,冒名处分债权与动产的法律适用在实践与理论上几无争议,因此,沙龙的主题定于目前争议较大的冒名处分不动产的法律适用。

继而,姚慧雅同学对于冒名处分不动产适用的不同民事法律制度存在的争议及适用的依据做了梳理,并对不同制度的适用予以分析。所谓冒名处分是指在不动产登记正确的情况下,行为人冒充不动产权利人处分不动产,受让人善意并支付合理价款,并完成过户登记。冒名处分不动产的行为与无权代理、无权处分非常相似,为保护交易安全,法律规定了表见代理与善意取得制度,以实现信赖保护的社会需求,而冒名行为也具有使第三人信赖的“权利外观表象”,因而理论与事务与实务的分析主要围绕表见代理或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而展开。

主张适用表见代理的学者认为冒名处分不动产与表见代理客观上存在较多相似性,并且基于国外立法例,如《德国民法典》在代理制度的框架内解决冒名处分行为。主张适用善意取得制度的学者有两种意见,一种是王利明教授认为冒名处分不动产属于《物权法》106条规定的无权处分,进而可以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另一种是刘保玉教授认为应适用《物权法》107条赃物善意取得的规定。姚慧雅同学认为,首先,冒名处分不动产不能直接适用表见代理制度。一方面,代理结构属于三方结构,冒名处分属于双方结构。另一方面,表见代理是以代理人本人的名义,而冒名处分不动产的冒名人是以被冒名人的名义。其次,不能直接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因为我国不动产善意取得的前提是不动产登记错误,冒名处分中登记是正确的,另外,适用善意取得会使得变更登记与异议登记制度难以发挥应有的纠错功能。最后总结我国冒名处分不动产应当类推适用无权代理:1.相对人恶意时,该行为无效;2.被冒名者对于冒名外观的发现有可归责性,且相对人有较强的信赖合理性,可类推适用表见代理制度;3.被冒名者不具有可归责性,或相对人不具有信赖的合理性,可类推适用狭义的无权代理。随后,孙翊宸同学做了补充发言,提出可适用“无偿追回制度”的观点。紧接着,同学们就各自观点展开讨论。

李光禄老师认为,在讨论冒名处分不动产法律适用时,应当从三个方面考虑,包括民事行为效力问题、无权代理及无权处分,提出可以从类型化或者选择某一立场来解决该问题的方法。并对同学们的讨论予以指正,指出应当将债权行为与物权变动区分开。并举例A冒充B将不动产处分给C,并且已办理登记,引导同学们对此案例中合同是否有效、B能否追回房屋、法律如何适用的问题进行讨论,对此,同学们的讨论进一步的深入。

陈炳宇同学就原权利人过错可否作为适用法律制度考虑的因素发表自己的看法,并提出在权衡原权利人与买受人利益时如何认定各自注意义务才能更好的体现公平正义的疑问。对此,王璇同学提出可以从保护原权利人利益角度出发,认为应当赋予买受人更高的注意义务,原因在于其只要稍作调查便可以知晓冒名人是不是真正的权利人,相比毫不知情的原权利人来说,更有防范风险的能力。江菲同学则进一步提问,如果买受人没有尽到上述所说的注意义务,并且完成了房屋变更登记时,原权利人还能否追回房产所有权,就此问题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钟伟同学从案例入手,认为应当类推适用表见代理制度,由买受人取得房产所有权,朱艳同学同样以案例为基础,认为冒名处分应适用狭义无权代理,只要不存在原权利人的追认,房产当然不能发生物权变动。

紧接着,同学们的讨论更加热烈,绝大多数同学从维护信赖利益及交易安全的角度出发,认为原权利人不能取回房产,于海龙同学提出“有偿追回制度”的观点,陈炳宇同学则提出如果被冒名人无法提交全款而被迫放弃房产时该如何处置的疑问。

最后,李光禄老师进行了总结性发言李老师认为关于冒名处分的法律适用问题目前无法得出一致的结论,需要进一步的讨论,但其同意将原权利人的过错纳入选择适用何种民事法律制度考虑的范围当中的观点倾向于从无权处分的角度来解决,并提出冒名产生的债权对原权利人没有约束力,就物权发生变动的,可援引“有偿追回制度”,从而在保护原权利人的同时兼顾了第三方利益,但是从保护交易的角度出发,该制度的适用不能对抗再受让方,从而为冒名处分不动产的法律适用提供一种解决问题的途径。(撰稿人: 王亮亮 姚慧雅   审稿人:李光禄

   珠山法学论坛

2017年6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