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的共同体》下国家主权之再讨论”学术沙龙——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第152场
来源:  作者: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 日期:2016-04-26 访问量: 访问人数:

2016420日晚,文法学院国际法学科组在J9-308成功举办了题为“《想象中的共同体》下国家主权之再讨论”的学术沙龙。国际法专业全体教师及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本次沙龙。

沙龙伊始,高升老师首先引导同学讨论《想象中的共同体》一书,指出当代国际法的困境,应警惕对民族以及国家主权关系的肆意颠倒,认为从民族的角度认识国家主权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沙龙的第一个焦点,围绕着何为民族展开。张丽霄同学指出,安德森将民族、民族属性与民族主义视为一种“特殊文化的人造物”,将民族定义为“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李琳琳同学认为,民族是什么不重要,关键在于人们对于民族有没有基本的认同,这些认同必须建立在一些实质的载体上,诸如语言,而这种语言是一种广义的语言,既可以是行为,亦可是思维模式。曾祥军同学认为,民族不是局限于一个种族,也不是只有一种语言。民族是想象的共同体,可以有多种语言存在,她是生活在一定区域中的人们的认知共同体。孙士娟同学对作者界定民族这个概念提出疑问,将民族界定为一种想象的可以理解,但作者又指出,民族是享有有限主权的。主权与民族并无必然的联系,用主权这种词汇界定民族,是否有失稳妥。众所周知,主权应该是一个国家所特有的,作者的本意是将民族与国家做类比,还是赞同应建立民族国家,通过民族国家,使这个民族享有主权呢?史瑞雪同学认为,作者所谓的享有主权,更贴切的应该是一种自治权,即本民族有权决定和管理自己的事务。王洪根认为,理解民族这个概念,应该在历史背景下,此这个概念诞生之时,启蒙运动与大革命正在毁坏神谕的、阶层制的皇朝的合法性。作者提出的民族是享有主权的,此主权的含义应该不同于国际法中的国家主权。

沙龙的第二个焦点,关于民族主义的问题。在安德森看来,民族主义尤其在殖民地时期,对于反抗殖民者的压迫是一把利剑,除了少数统治阶级利用民族主义行不义之事的情况,各阶层、各阶级都能在民族的旗帜下站在一起,为之牺牲。高升老师认为,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应该辩证的理解:民族主义对于提高民族凝聚力具有重要作用,但当出现极端情形,尤其是种族主义,就会对一国的国家主权,乃至国际社会产生冲击。王艺老师进一步指出,作者在书中单独指明了官方民族主义,但官方民族主义是否只是统治阶级统治的工具,是否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民族主义?张平刚同学认为,官方民族主义是帝国在面临无法遏制的民族主义的发展的情况之下,为了维护自己统治的一种工具,其更加侧重于维护统治。此处强调的官方民族主义,并不同于我们一般理解的官方的、正统的民族主义。

沙龙的第三个焦点,即民族主义与主权是否有所冲突?苏义渊老师通过列举加拿大魁北克公投的列子,引出在当代,存在单一民族的国家几乎不存在,多民族国家下,如果每个民族都强调自我民族的权益,是否不利于国家主权的统一,主权能否被民意所左右。张平刚同学认为,纯粹的民族主义侧重于维护本民族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而主权国家的使命也是为了维护本国国民的权利,所以说纯粹的民族主义与主权国家的存在是有共通之处的,都是为了维护人权。孙士娟同学认为,当民族主义尤其是民族自决权与国家主权冲突时,是以维护这一民族的“自决权利”为先,还是以国家的利益为重?这些问题,在任何一部涉及民族自决权利的国家法中,都没有给予明确的规定,联合国在《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为例,它在宣布各民族享有民族自决权的同时,也强调民族自决权不应该被理解为授权或鼓励任何全部或部分瓦解国家主权的行为。

沙龙最后,孙法柏老师做了总结发言,肯定了本次活动的学术氛围和探讨内容,对大家的积极参与表示感谢,并鼓励同学们持续关注有关国家主权问题的探讨。(撰稿人:孙士娟  审稿人:高升)

 

 

 

珠山法学论坛

2016年4月20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