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损害法律救济方式探讨”学术沙龙——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第146场
来源:  作者: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 日期:2016-03-29 访问量: 访问人数:

2016323日晚,文法学院民商法学科组在J9-308室成功举办了题为“生态环境损害法律救济方式探讨”学术沙龙。李光禄老师、李宗录老师、王晓冬老师、杨厚瑞老师以及民商法学、环境法学专业的部分研究生参加了本次沙龙。

沙龙伊始,李宗录老师提出问题,对生态环境损害立法和学界尝试通过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予以救济,但由于生态环境损害是一种公益损害,这与民法保护私益是不相容的,即使扩张民事诉讼的原告资格也不能解决生态环境损害法律救济的权利基础问题,因此对生态环境损害的救济适用侵权责任法是有问题的,应该怎么办?

孔跃同学认为,在传统的民法视角下,民法的救济对象局限于对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损害,而生态环境损害属于公共利益的损害,作为私法主体的自然人难以获得生态环境损害救济民事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更无法申请生态环境损害的民事法律救济。

李宗录老师认为西方学者提出的诉讼信托理论并不能解决我国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问题,因为诉讼信托是将公益等同于不特定个体私益的结合,实质上仍然是私益而不是公益,所以赋予公民的原告资格仍然没有法理依据。就我国而言,司法解释和试点办法将国家所有权主体、土地承包经营权利主体作为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也是从私益的角度确立环境公益诉讼的资格,是不妥当的。

对此,王晓冬老师亦认为生态环境损害是一种生态公益损害,生态公益不等同于私法上的财产利益,私法上的财产利益可以归于所有权人,试点办法将所有权人作为生态环境损害救济的原告显然是不合适的,这是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相矛盾的。

李宗录老师认为,公法私法的划分在于明确救济的方式,即使主张环境法是公私法之外的第三法域——社会法,也应该明确其法律救济的方式,无非强调生态环境的公益性,那么应当对该公益如何救济?按照现代公共管理理论,行政权负有公共利益的保护责任,具有保护生态环境公益的权力正当性,因而对于生态环境的损害救济首先是政府的责任,不能因为环境执法难而回避政府的职责,当今应考虑如何强化环境保护的行政执法而不是大力推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

对此,杨厚瑞老师亦认为,目前提倡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是由于行政权力的不作为所致。由于环境问题的影响范围广,环境执法面临各种社会问题而且技术上不完善,所以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推行为环境行政执法部门逃避自己的监管责任打开了方便之门。

王晓冬老师对杨老师的观点持不同意见。王老师认为,政府具有自身利益,追求政府利益会导致了政府失灵,由于政府利益和社会利益存在着一定的冲突,所以才会引发第三方的公益诉讼。王老师认为市场、政府、社会三架马车的互相制衡才会达成合理的社会治理。王老师进一步认为,公民、环保组织参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是一种社会治理的形式,不能否定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价值。

李光禄老师从法政策的角度分析了目前公民不能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因。李老师认为,由于环境问题突出导致环境案件较多,环境案件大多较为复杂繁琐,同时目前各级法院法官的任务繁重,工作量很大,一旦公民提起环境公益诉讼,会给目前的法院工作带来更大压力。法律是用来保障秩序的,所以需要逐步引入。李老师认为功能决定制度,主张应该从其功能目的来定位环境公益诉讼和环境私益诉讼,我们应该关注的是生态环境损害的赔偿范围、救济对象、权利主体等各种问题。沙龙进行了两个小时,在临近结束之际,李光禄老师鼓励各位同学要大胆假设敢于表达,并希望在今后的学习中培养对法律问题的快速反应、准确表达的素养,通过思考和交流不断拓展学术视野。(撰稿人:孔跃  审稿人:李宗录)

 

珠山法学论坛

                                                            2016年3月24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