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风采】悠悠风起
来源:  作者:解孟璇 日期:2017-05-25 访问量: 访问人数:

风,是怎样的,如盘旋而上的红色建筑,跳荡着似音符般的旋律。我却不这样认为,它不会满足被囿于一方,而是四方旅行,以难以捉摸的步伐走出它的天性。虽然难以触及,却以别样的形态向世人宣告着它的存在,这是青岛风起时。

她并不强烈,温婉如青涩的少女,这大概是我一直恋着它的原因。在深秋,风轻轻地将成色饱满的叶片摘下枝头,送进泛黄的书页。风与书页联手将叶片舒展,仅留下枯瘦的叶脉清晰可见。经过这样的一番修剪,树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存在,它低声呢喃着向风致谢。

不同于秋日的宁静,夏季上空的风总是带着不可抵挡的热情。它压得更低,以便将这座城的夏夜包围,寂静无处可藏,唯有暂时消退,只有狂欢后的人们察觉到疲倦时才会想起它,而这一切在夏夜是荡然无存的。高档酒楼中的人群已经散去,路边摊位上的食客却是络绎不绝。或享受着这个季节专有的街边美食,或谈论消解着一日的辛苦疲倦,一切都在浅黄色的泡沫中变得无影无踪。风是忙碌而热情的,它迫不及待地将袅袅的烟云驱散,又恍惚间听见了某位食客的抱怨,便立即赶来,为夏夜添上一份清凉。窗户不再紧闭,尽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入,它慰藉着城市躁动的心,安抚着每一个难以入眠的夜。华灯之下,唯有风一直陪伴在城市的左右。

有时它又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城市待得倦了,便头也不回地奔向了大海。穿梭过如织的人群,海面是只属于它和海鸥的。轻轻抚摸着阳光下闪耀的水波,荡起圈层涟漪,却又被海浪出其不意地迎头打中,便悻悻离开。海鸥上下得翻飞着,游人嗔怪于它们追寻着什么,我却道是风在与它们嬉戏。它从后面轻轻推动者海鸥的羽翼,后者似乎很中意这种把戏,成群结队地与它们玩闹起来。太阳在海天相接的地方西下,将水面映出了饱满的橙红,风只得与海鸥不舍告别。

冬季,它变得成熟,不再争抢着玩闹,将更多的机遇留给了其他生灵。风没有离去,只是静静待在一边,毕竟那纤薄的雪片脆弱异常,断然是经不起它的问候。风只有任雪片在空中飞舞,旋着自己的脚步,经历一番之后落在地面,或是在精疲力竭时恰好挂上了枝头。它将积雪铺平,悉心照料着被覆盖着的每一个生命,为了来年能与它们重逢,风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

我更加确信了,它不只是那红色的地标性建筑,它不甘于此。到处走走,倦了累了便随时休息,它将自己奉献给这座城,又用这座城的色彩装点着自己。这让我羡慕不已,或者说,自己是否也能有这般的勇气,答案大概是否定,有些遗憾。但是,想到能一直陪伴在它左右,便也觉得满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