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风采】“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来源:  作者:孔璐 日期:2017-05-13 访问量: 访问人数:

奶奶病了。

这其实是十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奶奶头发还没白,挂着水,脸上还是一脸笑出来的皱皱和肉。我给她削了个苹果,接过去咯吱咯吱一会儿便吃干净了,对我笑笑,还要一个。

去医院之前我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那时候我才六年级,却唯独在对待生病这件事上,显露出了我异于常人的成熟。心脑血管堵塞嘛,偏瘫。进了病房门我就像个大人一样哭了,当时奶奶在向我哥学习打电话这项新技能,满脸堆笑,看到我之后愣了下,然后开始附和我哭。我妈劈头打了我一巴掌:“削苹果去,死妮子!”奶奶哈哈大笑。

从十年前算起,一切好像就没有变过了,唯一变的是奶奶的黑发。仿佛是电影里的慢镜头,开始时,一个老人,黑头发的老人,清扫院子,满地扬尘;之后就是一个老人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扫自己面前的一方小天地,头发慢慢变成银色,手里的扫把也慢慢变秃。我无数次梦见奶奶身体好了起来,提着大包小包敲我家的门,对我说,你怎么还是那么黑呢,没救了。

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扎着那个时候极为时髦的麻花辫,圆脸蛋高鼻梁,干干净净的,用现在的话说是“笑容清浅”。那次我把这话告诉她,她回我“深埋忧伤”。好一个笑容清浅深埋忧伤啊,我怀疑她偷偷看了我的玛丽苏小白文,暗笑一声,不再言语。

生病后的奶奶一直乐观的很,除了从医院回家后的一周里。

这一辈子,奶奶没闲住。平日里炒这个炖那个都是小事,完了还给左邻右舍分点。农活一点不拉下,家里的鸡肥得和猪一样,狗生滋润的只有特别生的人来家里才会叫个一两声。这样的奶奶是忍不了整日闲坐的。爷爷说,从医院回到家,非要自己做饭,说我做的不好吃,站都站不稳,一只手去倒油。只听锅里的噼里啪啦声很快被掩盖住,继而就有了一种像是水的倾倒声。嗯,油咕嘟咕嘟全出来了。经历这次挫败,奶奶黯然神伤,饭都不吃了。直到我和爸爸回家,给奶奶找了个坐在门口扫地的差事,并叮嘱爷爷以后扔烟头都往门口扔,保证奶奶有事可做,奶奶才看起来比较开心一点。

奶奶已经是位接近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之前绝望地这么认为,那些老人,到这种年纪,除了等着死还能等什么。是奶奶让我改变了这种看法。虽然我知道,背地里她可能并不像表面上那么乐观。现在她很少吃饭,嫌味道太重,嘴里粘腻。但是爷爷做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在边儿上指指点点。有时候晚上有去家里玩的人,也是东插一句话西插一句话,和人家家长里短地侃。还是个热爱生活的小老太太呢。

五一假期正值爷爷生日,我没回家,向姐姐讨了照片来看。三个月不见了,奶奶胖了,满面红光,瞪着爷爷,表情可以用“娇嗔”形容,真想做成表情包。

我长大了,奶奶也老了。我不知道意外会在什么到来,但是我知道自己会泪流满面。

小时候每次和奶奶玩“你抓我”的游戏,我在前面跑,却不敢跑快,怕奶奶抓不到我觉得无趣便不和我玩,老是回头张望挑衅道“快来抓我呀”。 可能奶奶更像是变回了一个小时候的我,任性却又害怕被放弃,不断地刷存在感。我想若是奶奶现在能跑能跳,我们的角色会调转吧。

岁月啊,我不管你是不是一把横扫的镰刀,也不管你是否曾饶过谁,我乞求你一定饶过她,饶过那些,她想拥有的天真岁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