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仪之邦’到‘依法治国’”学术报告——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第209场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6-23 访问量: 访问人数:

2017年6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小红在文法学院J9-135作题为“从‘礼仪之邦’到‘依法治国’”学术报告。文法学院副院长高升副教授主持报告会,法学系李光禄教授、刘兵老师、李伟老师,马克思主义学院苑素梅副教授以及部分硕士研究生、本科生到场聆听了讲座。

报告伊始,马小红教授开门见山提出此次报告的主要观点,即现在所说的“法”实质上就是古代社会的“礼”,而中国古人所说的“礼”就是现在所说的“法”。在报告中,马小红教授依次从四个层次逐步对这一观点进行了论证和阐释。首先,马小红教授讲解了中国为什么被称为礼仪之邦。她通过介绍儒家经典著作“三礼”——《周礼》《仪礼》《礼记》详细阐释了“礼”的内容和意义,指出《周礼》规定的是对官吏的治理,《仪礼》记载的是人们的礼仪规范,《礼记》则是阐述“礼”的意义,即要培养敬意,“毋不敬”而须有尊敬之心。古人在说“礼”的时候,就如同现代人说“法”,“礼”渗透、作用于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礼与法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一样的。

其次,马小红教授讲解了“礼”、“法”在近代的互相转换。她以梁启超和严复对西方的法与中国古代刑、律、法、礼、制等对应关系的不同见解出发,分析了近代以来中国在引进西方法律过程中对于中国古代法律的误解,认为在中国近代“礼”不被大家认为是法,更有甚者将礼与法对立起来,“礼”成为批判的对象;经过近代以来的批判,“礼”的内涵在现代人们心目中大大萎缩。马小红教授指出,这是近代学术批判上的失误,但在当时面临亡国亡族危机之际也是可以理解的。而“法”在中国古代是依附于“礼”的一种制度,其内容在中国近代以来越来越为庞杂,“礼”的内容逐渐被纳入到“法”之中,但可惜对于膨胀起来的“法”没有做很好的梳理。实际上,中国古代的“礼”就起到了类似宪法的作用,正如卢梭所说:“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马小红教授指出,“礼”与“法”在近代有一个反向发展的过程,礼的内涵越来越枯萎的时候,法的内涵越来越发达,这是礼和法互相消长的规律。

再次,马小红教授谈论了传统和法的关系。虽然在近代法吸纳了很多礼的内容,但也不可能中断传统,因为传统在发展过程中的延续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如果硬要中断传统,那就会被传统的惰性力粉碎而变得不伦不类,这也是近代以来借鉴西方法律之后,法律在实践当中越来越让人失望的原因。传统和现实是不可割裂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不把传统与现实的关系理顺,不在发掘、继承、弘扬传统方面统一起来,这种情况还要会长久存在,甚至要走很大一段弯路。

最后,马小红教授谈了她对于传统的反思。中国从礼仪之邦走向依法治国时,传统所发挥的借鉴意义不容忽视。我们现在提出依法治国,要把宪法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就应该如同中国古人对于“礼”的崇敬一样。现代社会处在一个价值观多元的时代,也是缺乏社会共识的时代。共识当中,对于善恶、是非的看法应该有一个长久的标准:首先应该尊重个人的意志,允许个体差别的存在,“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同时还要有一个稳定的是非观、善恶观,“法不仁,不可以为法”。法是导人向善的,而不是约束人的,最终要实现良法善治。如果摒弃了礼法对立思维、将“礼”纳入法律研究视野的时候,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中国古代的法不只是刑,不是重刑轻民;第二,从中国传统法中发掘积极因素,现在大有可为。

李光禄教授对马小红教授的报告进行了评议。他认为,马小红教授旁征博引、高屋建瓴,赞同马教授礼在功能上等同于宪法的观点,并且结合实际案例,对当今社会礼与法的协调问题谈了自己的见解,提出理清中国几千年来法律发展的历史脉络,对于学习当代法律具有启发意义。他指出,中国传统文化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短时间内想与历史一刀两断是不可能实现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李光禄教授建议并希望同学们多读书,尤其是有关中国文化方面的书;“礼”是很重要的,“不学礼,无以立”在实践当中是值得重视的座右铭,希望同学们将其与自己的人生结合起来,在实现自己的抱负时能够结合“礼”而融入社会。

在互动交流环节,刘兵老师和在座的研究生、本科生向马小红教授提出自己的问题,马教授一一进行了详细的回应。本次报告不仅让到场师生对古代的礼与当今的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更是对传统文化与当代法治的契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这次精彩的报告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圆满结束。(撰稿人:宋韵审稿人:李伟)

珠山法学论坛

2017年6月16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