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决定我们的‘生’活—全面放开二胎与公民生育权的保障”学术沙龙——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第133场
来源:  作者:研究生珠山法学论坛 日期:2015-12-07 访问量: 访问人数:

 

2015年11月30日晚,法学理论学科组在J9-321举办了题为“谁来决定我们的‘生’活—全面放开二胎与公民生育权的保障”的学术沙龙。法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部分法律专业及其他专业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本次沙龙。

沙龙伊始,刘兵老师指出:本次沙龙的主题之所以制定这样的主题,是自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上提出“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一时引发多方关注和热议。但这并不代表其中包含的法律问题都已得到解决,希望大家可以对生育权的相关问题各抒己见,阐述自己的观点。

法理学专业研究生亢霖首先就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变化历程,有关国际公约对生育权的规定和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生育权的规定给大家作了简单的图文展示和介绍。他指出,我国在《宪法》和其他法律法规中只将计划生育规定成一项义务,缺少对生育权的规定。

王茂庆教授通过权利分析讨论了生育权的性质、宪法与法律的保障与实践机制,以及生育权与其他权利的冲突和解决方式。他认为,生育权就其性质而言应当是一项基本人权,但各国对其保护和实现方式并不相同。我国宪法虽然并未将生育权确认为公民基本权利,但在普通法律中对生育权有所确认和保障。如果生育权能够被提升公民基本权利层次,那么就意味着国家将要在保障和实现生育权方面承担更多义务。

此后,李伟老师结合自身所学专业提出,中国传统社会向来是鼓励生育的,生儿育女在以前并不是权利而是义务。在法律的权利本位时代,生育自由也被权力化了,这是“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的产物。他认为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其历史合理性,目前全面放开二胎,也同样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但是,计划生育政策调整并不一定会带来生育意愿的提升,其效果尚待观察。

刘兵老师对李伟老师的观点进行回应:他认为,从社会学角度来看,人们过去之所以有较高的生育意愿,在某种程度是由于人丁兴旺是家族或家庭兴旺的基础,家庭在以前乃是重要的生产单位,子女多也就意味着劳动力多,家庭才能更好地组织生产。现在家庭已经逐渐转化成消费单位,其生产职能被社会化大生产所取代,养育子女成为家庭消费的主要支出,但并不能由此组织家庭生产以获得回报。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人们生育意愿下降的原因。

    沙龙最后,刘兵老师对本次沙龙做出了总结。他认为,生育权在我国没有通过宪法确认,其保护和实现的仍存在诸多矛盾和缺失。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不应仅仅从劳动力、消费等角度肯定其积极意义,而且应该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完善我国对生育权的保障机制。(撰稿人:亢霖  审稿人:刘兵)

                                                                 珠山法学论坛

                                                                          2015年 12月2日

 

上一篇:
下一篇: